關鍵字不能為空!

按住Ctrl+D,即可添加“同方泰德”
官網到您的瀏覽器中。謝謝收藏!

確定

杜祥琬院士:重新認識我國的能源資源稟賦

時間 :2019-11-12   作者 :杜祥琬        關鍵詞 : 能源

       說到我國的能源資源稟賦,通常的說法就是“富煤、缺油、少氣”。這個認識對不對呢?如果我們視野中的能源只是化石能源的話,這個認識并不錯。


       二百多年來,化石能源的使用,推動了工業革命,大大提高了勞動生產率。雖然化石能源不可再生,但由于全球的化石能源資源比較豐富,至今,全球的一次能源消費結構中,化石能源仍然占主導地位。一個世紀以前,全球的一次能源結構中煤炭的占比也高達70%,經過幾十年的演變,油氣的占比已超過50%。中國和全球的差別在于,煤炭的占比至今仍高達近60%,而油和氣的占比較低,且對外依存度較高。


       當化石能源在我國一次能源中占絕對多數時,把我們的能源資源稟賦理解為“富煤、缺油、少氣”是可以理解的。


       現在,這樣的認識已跟不上發展了。


       目前,非化石能源(包括可再生能源和核能)在全球一次能源中的占比已達22%,在我國一次能源中的占比已達14.3%。在能源結構中,這是正在穩定、快速增長的一塊。


       牽引可再生能源快速增長的,是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的需求,而支撐其穩定、快速增長的是其背后的自然資源和開發這些資源的技術能力的提升及成本的不斷下降。


       我國可再生能源資源大約有多少呢?文獻給出,我國技術可開發的風能資源約為35億千瓦,技術可開發的太陽能光伏資源約為22億千瓦。而截至2019年上半年,我國已開發的風能裝機為1.98億千瓦,光伏裝機為1.9億千瓦,均不到技術可開發量的1/10。技術可開發資源量已經除去了各種地理的、社會的不便開發的那部分資源量。如果再加上資源可觀的生物質能、地熱能,還有海洋能、太陽能熱利用、固廢能源化等,我國可再生能源的資源量是足夠豐富的。可見,逐步發展可再生能源,使其達到高比例是完全可能的。


       值得指出的是,這種資源的可再生性注定了它的可持續性;同時,這種資源是伴隨著太陽的存在而自然存在的,而其量值的大小,則與技術開發能力有關。例如,高度至百米以上的風能資源,就比高度至70—80米的風能明顯增多。至于這種資源的缺點,例如其間歇性,通過儲能、調峰等技術手段是可以解決的。 


       值得強調的是,可再生能源資源的利用是我國自己可以掌控的,它不依賴國際地緣政治的變幻,有利于能源體系的獨立性和安全性。


       至于核能的資源,今天用于核裂變的重金屬資源和明天用于核聚變的輕核同位素,那是另一個天地,這里暫不展開敘述。


       總之,對我國的能源資源稟賦應該重新認識:在化石能源資源“富煤、缺油、少氣”的同時,我國擁有豐富的非化石能源資源,特別是可再生能源資源。逐步建成我國以非化石能源為主的低碳能源體系,其資源基礎是豐厚的。


       由于對能源資源稟賦認識的局限性,一些能源負荷很重的地區,長期以來認為自己“負荷重、資源缺”,卻沒有認識到自己身邊就有豐富的可再生能源資源可以開發,形成了對外來電、外來煤的依賴。這是一個影響能源政策和能源戰略的實際問題。


       重新認識我國的能源資源稟賦,是正確認識本國國情的要素。對于確保國家長遠的能源安全、引導能源轉型具有方向性、戰略性的意義。

 


(來源:中國能源報,作者:杜祥琬,系中國工程院院士、原副院長)

分享 :